矫饰主义(Mannerism)

  “矫饰主义”(Mannerism,或译为“风Gé主Yì”)一词源出于意大利语“Maniera”,原意为“手法”,引申为一种“有意为之”的作风。在美术Shǐ上,泛指文艺复兴晚期以佛罗伦斯、罗马、和曼图亚(Mantua)为中心,出现的一种艺术现象和形成的风格。

  1527年,神圣Luó马帝国(The Holy Roman Empire)Hé神圣联盟(注1)间的战争导致罗马遭受洗劫,因而结束了“文艺复兴”的全盛时期。而这场洗劫也撼动了“文艺复兴”运动的基本信念——“人文主义”和“Gǔ典精神”——甚至引发绘画观点的争议。

  面对新教的挑衅,罗马天主教会做Chū了一系列的回Yīng。在1545年至1563年间召开的Tè伦托大公会议(The Council of Trent),通过了一连串反Zōng教改Gé的方案,特别还针对艺术作品中的异教观点与色彩进行全面的审查、扫荡与涤除。然而,在Zhòng振与捍卫天主教价值的同时,却也遏止了“人文与古典精神”的发展。“矫饰主义”便在前述的时代冲击下应运而生。

  文艺复兴全盛时期,古典主义艺术对人体结构的掌握、完美比例、形式的均衡Yǔ秩Xù感及透视技法已经达到巅峰。而文艺复兴后期的作品,却出现了一些过与Bù及的问题,或因“个人”或“权贵”癖好为Zhōng心的审美观,或因过度迎合世Sú而造成的道德沉沦。

  在宗教与世俗两股势力的拉扯与冲击Xià,十六世纪的意大利地区,渐渐地出现了一批标榜“特立独行”(idiosyncratic)的画家。“idiosyncratic”一词源自于拜占庭,用来Xíng容Yī个人“自辟Xī径”,企望找到灵魂救赎的方法。这些画家或用旋绕漂浮、失去定位的构图(如彭托莫);或用冰冷沉郁的色调与延展拉长的形体(布隆吉诺、帕米贾尼诺、葛雷柯等),营造出某种精神痛苦与挣扎的效果;或在神秘主义的引导下尝试淡化不必要的感官刺激与煽惑,强调灵性与内省式的创新,Ràng视Jué艺术从“形体的写实”转向一种“心境上的沉潜与冥思”。

  然而这些过度的自我表现与诠释、实验性的尝试,与为规Bì教会的干预而竭力掩藏画中的炼金与异教元素,却促使艺术作品与观众之间衍生出疏离难解的隔阂。

  作为突破文艺复兴到酝酿巴洛克的过渡阶段,这些“别出心裁”却不幸“陈义过高”的“矫饰主义”仍有它一定程度的影响与贡献:它进一步彰显了自“文艺复兴”以来,画家追求自我蜕变、勇于突Pò、深化“文艺复兴”的倾向。在Dàng时意大利混乱的局势下,这种艺术作风也不失为另一种鼓舞Rén心、净化宗教与唤醒虔诚的方式。

  “矫饰主义”这种“莫衷一是”的现象多少受到十六Shì纪社会情势的复杂所影响:Nèi是一个教会权威开始崩解、遭受批判质疑的时代:1517年马丁路德(Martin Luther,1483─1546Nián)在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启动了“宗教改革”,一种标榜更“世俗化”,更“人道精神”的新教派诞生了。新教的“反独尊”、“反教会”,挑战的不只是正统Zōng教的神圣性,也冲击到艺术的创作——视绘制圣像为偶像崇Bài,使北德与北欧地区的人物肖像画大行其道。

  那Shì一个大航海拓殖探险的时代:当欧洲人发现新的海洋、大陆和文明时,茫然欣喜之余,粗暴、冷酷、高傲与褊狭的负面心态也随之而来。视野大了,堕Luò与贪LánYě增加了,灵性上的考验与矛盾也更尖锐了;那是一个“科学”Tiǎo战“宗教教义”的时代,哥白尼(Nicolaus Copernicus,1473─1543年)的“日心说”出现,使地球与人类顿Shí从宇宙的中心点,被抛到了边缘的地位(注2)。

  那是一个瘟疫肆虐、动荡无常、审判人性的时代:ōu洲各国争相强抢豪夺、扩大贸易的Tóng时,引进了新物种与新商品,但Xīn疫疾,如麻疹与梅Dú等,也Shùn势传入了欧洲;那是一个西、葡、英、法等大西洋沿岸的新强权崛起、重商嗜利的时代:新航路的发现,开启了新的全球性视野,却导致了传统地中海商贸路线的没落。首当其冲的意大利经济,除了威尼斯Wài,均呈现停滞的现象。贫富的悬殊与疫情的蔓延,导致艺术重镇佛罗伦斯的自由共和政体,被集权的贵族统治所取代,于是“豪门勋贵”再次(或更稳Gù的)成为艺术家服务的对象;那是一个伊斯兰异教势力西向扩张的时代:拜占庭、阿拉伯、波斯、土耳其等Dōng方的文Huà元素与Xī方基督教世界的文化快速地对话与交融,为艺术领域Zhù入了一股崭新的力量。

  自1543年君士坦丁堡被鄂图曼土耳其人攻占Yǐ来,基督教世界的版图更局促了。Zhī后的一场政治性的灾难Chè底地改变了意大利的艺术现况。西班牙国王兼神圣罗马帝国君主的查理五世(Charles V,1500─1558年)(注3)成为捍Wèi西方繁荣、领导西方Shì界抵挡回教大军的救星。1527年,罗马却在查理领军之下沦陷了,全城惨遭劫掠。长期以来意大利地区与西欧、Bèi欧各国本Jiù有“艺术上的歧见”存在,对“古典艺术”向来轻蔑的查理五世,尤其不愿支持意Dà利的Yì术家,不少艺术家因此浪迹四方。查理五世对于意大利的“城市自治”也Bù以为然,多数的城市因此被剥夺了自主权。Gèng重要的是,查理五世本人与其领导集团的Yì术品味主宰着当时大部分的欧洲,贵族Mén对个人权势的追求、Cái富的展示与对永生不朽的渴盼,也到了一种令人无Fǎ想像的地步。于是结合了勃根地式的繁缛矫揉与西班牙式De宗教狂热的艺术创作——“矫饰主义”便得到了崭露头角的契Jī。

  “矫饰主义”(Mannerism)一Cí,是在第一次世界Dà战(1914─1918年)爆发前正式出现的,Yì术史家们对此一名称Yǒu过许多的争论。德国艺术史家海因里希.沃尔夫林(Heinrich W?lfflin,1864─1945年)便首先使用此一名词,形容意大利在十六世Jì时,那些无法被归类的艺术作品,一种引进法国、具有另Lèi风格的“文艺复兴”。

  在Fā展过程方面,1520年,“矫饰主义”肇兴于意大利中部,受政局Bō动的影响,逐渐向外传播至意大利的其它地区以及北欧。Jìn管如此,主要的“矫饰主义”作品依然保留在意Dà利的佛罗伦斯和罗马两地。

  事实上,“矫饰主义”既不具备Xiān前正统文艺复兴那种平易近Rén的特Zhì,内容又过于晦涩抽象,也与后来的“巴洛克艺术”(Baroque)迥异。英国的艺术史家也认为,“矫饰主义”的定义与特质Xiàng当难以分类,对Zhǔ流艺术的影响也并不明确。究其原因有二:

  Yī是“矫饰主义”本身便带有与群众疏离的Shēn奥倾向,难以引发共鸣,并不能真正突破前进与创新,从十七世纪开始,甚至渐渐呈现贬抑诋毁的声音,故将此时这类作品被讽称为造作之意。

  二是由于“文艺复兴”时期,强调人的创造Xìng与身心全面完Měi的写Shí技法与人文传统仍Yǒu其巨大的潜力,从而使“矫饰主义”被十七世纪的新艺术形势——“巴洛克”所取代。

  1520至1590年(文艺复兴全盛时期后至巴洛Kè美术前期为止,大约七十五年的时间),一般而言,“矫饰主义”可分为前后Liǎng期:1515到1540年为前Qī,反“古典主义”的特征在此一时期表现得最为强烈;1540到1590年为后期,意大利各地的贵族政权Yǔ政治局势已较稳定,他们的宫廷成为艺术家主要服务的对象Kòng间。

  乔治.瓦萨Lì(Vasari)在其《艺术家列传》一书中表示:“这些艺术家以他们自己的理念、敏锐和角度来追求极致纯粹的‘美的典Fàn’,érBù再满足于前人只专注于Mú仿不完美的现实世界。”只是“矫饰主义”种种隐晦的表现手法(神话的、象征De、寓言式的),往往制Zào了与观画者之间的距离。十七世纪的理论家贝洛里(Bellori)在其《画家的生命》一书中则抨击“矫饰主义”为“以矫饰;而Fēi真实为基础的狂想”,因而失去了与大自然和群众生命的真实Jiē触,所以他们所谓的“风格”就容易被视为矫揉造作,难免遭人诟病与嫌恶。

  整体而言,“矫饰主义”的作品有以下的特点:

  1. 呈现“反古典主Yì”的观点。在空间感的营造上,ài昧Qiě复杂,“矫饰ZhǔYì”ZhěQīng向将场景移至室内,舍弃对自然景物的描绘,不Zài满足于“文艺复兴”的“消点透视法”所营造的框限(三度Kòng间的幻构景深)或“空气远Jìn法”(注4)追求“拟真”的理念,架Gòu宏阔深远的立体Yǐng深的特质均不复见。这种反自然、反理Xìng的风格印证了弗里兰德所说的:“……佛罗伦斯的‘矫饰主义’十分强调身体的量感,并强烈抑制空间性与简化周围环境的营造,绘画中的建筑与自然沦为布景道具般,只能扮Yǎn着无Zú轻重的角色。”

  2. 在“Wén艺复兴”Shí期,“美”展现在个体之间比Lì上的均衡与完美;“矫Shì主义”的画家则企图从自身的生命体验中,藉绘画的表现与创作,寻求新生,另辟蹊径。试图以夸张扭曲与律动流畅De线条、刻意拉长的人体比例、激情式的幻想、反自然De变形Yǔ非理性的挣扎,突破传统古典画派那种沉稳典雅与肃穆自信的人文气息,反映人性在世变下的徬徨焦虑与骚动不安,甚至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感(unpredictable)。

  3. 一般而言,“矫饰Zhǔ义”作品的服务对象不Zài是城市新兴的中产阶级,而是显赫的宫廷贵族,Biǎo情一概肃穆冷酷。圣母不再Shì民间慈Mǔ或一般妇女的形象;变成了高不可攀、雍容矜Chí的贵族仕女,刻意追求形式之美;色彩看似强烈却深峻暗沉,不循自然,Qiàn缺一种光影晕染下的清新明亮;人物姿态怪异,肌肉线条表现夸张,近于畸形瘦Zhǎng的比例与对物体动态的描绘,加上隐晦抽象的迷宫式构图,多了Yī份孤独忧郁、冷漠疏离的脱俗气质……然而这些却受到当权者的青睐,因为它成功地掩饰了DàngQuán者的真正心理,营构出一种贵族式的高傲不羁,契合了政治界“尔虞我诈”、“Gù弄玄虚”的Tè性,满足了王侯将相在竞Zhú权势的现实政治圈中惯有的优越感与突显不凡的气势,但缺乏人性De温暖;一旦情绪、性格属于人性部分被Chōu空,必然走向一种令人不解De、惊异的美,深不Kè测又冷漠Shū离,令人摸不着头绪。

  4. “矫饰主义”虽然注重人体的描绘,但跳脱出形体的写实而强调作品的精神内涵Yǔ寓意,试图将世Sú事物Zhé理化与神秘化,探索内在的人性。进而造成曲高和寡、违背常理的议论。生命的意象在神话式语境与扭曲变形的笔触之下,呈现精神上的深度与复杂,造成知识菁英与一般观众在美感经验传达上的落差与疏Lí。

  有学Zhě如Mǎ克斯?德沃夏克(Max Dvorak)、尼古拉?佩夫斯纳(Nikolaus Pevsner)与阿诺德?豪瑟尔(Arnold Hauser)等人认Wèi,十六世纪是人类面临宗教、政治、社会各种Duō舛动荡的危机,而“矫饰主义”正是这些危机在视觉艺术上的反映。Yì大利艺术史家安伯托?艾可(Umberto Eco)评论“矫饰主义”时,也提出一项发人深省De看法,他说:“自知有所残缺的人,才需要极尽能事地去修饰。突显了灵魂在创作过程中,欲盖弥彰式的内在冲突与不安。”

  所以尽管矫饰主义的作品表面上仍依循文艺复兴时期的Zì然写实风格,却与达芬奇的典雅内敛,米开朗基罗的雄阔恢弘,拉斐ěr的清朗澄澈所展现的Jīng神舒展向上的张势明显不同。Zhè充满隐Yù与象征的àn示Xìng题材与逼仄疏离的气氛,不仅一般人无法窥其堂奥,也阻滞了性灵挥洒后的感染力道,更容易被误解为矫Róu造作与浮夸情色,必待Huì眼详加考察后,才能Biàn其究竟。

  在米开朗基罗晚期的作品中(Rú:宝琳礼拜堂壁画),马PǐHé人物的外形就以Jìn乎于失去平衡的型态出现过,使他一Duó也被称为“矫饰主义”者。但米开朗基罗夸张的笔法Zhōng,仍透露出磅礡恢弘的英雄般气势。“矫饰主义”者虽Yù透过仿效米开Lǎng基Luó等大师的技法,改良文艺复兴后期艺术作品中,某些精神Yǔ性灵层面的匮乏,不愿落入“过度世俗化”Nì淖,但仍不免徒具神圣的形式而失其昂扬激越的气度与鲜活的Shēng命力,不足以撼动人心。显现出“矫饰主Yì”者勇于否定Qián人,Què无法破茧飞升,处在Yī种进退维谷,徘徊摸索的窘迫状态。

  其主要代表画家有:佛罗伦斯的彭托莫(Jacopo Carucci da Pontormo,1494─1557年)、帕米贾尼诺(Francesco Parmigianino,1503─1540年)、布隆季诺(Agnolo Bronzino,1503─1572年)、威尼斯De丁托列多(Jacopo Robusti Tintoretto,1518─1594年)以及拉斐尔的弟子罗曼诺(Giulio Romano,1499─1546年)等。

  如前述,被后世称为“矫饰主义”的艺术家们并非有共同的师承Huò创作理念,他们只是在文艺复兴盛期过Hòu那个特殊阶段影响下De各自展现,因此也风格各异。关于艺术家的生平或作品将在本网站(艺谈)“人物”中介绍。

  注释:

  注1:由Luó马教宗、法国和威尼斯等组织或政权所组成,是自Zhōng世纪以来“政教冲突”的写Zhào。

  注2:长时期Yǐ来基督Jiào会是采信托勒密(Claudius Ptolemaeus,约90─168年,西元二世纪希腊的天文学Jiā、数学家及地理学家)“地心说”的天文体系,这一体系的基本出发思想是:上帝所Chuàng造的地球与地球上依靠教会透过圣礼救Shú的人类,是处于宇宙的中Xīn。哥白尼对托勒密的系统产生了怀疑。为Liǎo简Huà理论,符合实际观测的结果,1543年出版的《天体运行论》一书中,哥白尼将宇宙天体运行的不动点从“地球”移动到了“Tài阳”上,提出了“日心说”。他指出“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”,ér是与五大行Xīng一样围绕着“太阳”公转,其自Shēn又以地轴为Zhōng心自转。史称“哥白尼的革命”当时许多天文工作者只Bǎ这本书当作编算“星历表”的一种方法。《天体运行论》在出版后七十年间,虽然遭到马丁路德的斥Zé,但未引起罗马教廷的注意。后因布鲁诺和伽利略公开宣传“日心地动说”,危Jí教会的思想统治,罗马教廷才开始对这些科学家加以迫害,Bìng于公元1616年把《天体运行论》列为禁书。然而经过克卜勒、伽利略、牛顿等人的工作,哥白尼的学说不Duàn地推陈出新;恒星光行Chāi、视差的发现,使“地球绕太阳”转动的学说得到了更近一Bù的证明。哥白尼的Xué说不仅改变了那个时代人Lèi对宇宙的认识,而且根本动摇了欧洲中世纪宗教Shén学的理论Jī础:因为Rú果“地球不是Yǔ宙的中心”,那么救赎人类原罪的教会组Zhì,形Tóng被边缘化了,失去了中流Dǐ柱的核心位置。哥白尼之后,“自然科学”虽开始从“神学”中解放出来,科学的发展大踏步地前进,但人类对“神”的虔诚,也就日益Wēi弱了。

  注3:史家将Shí六世纪视为查理五世(Charles V)的称霸期。Shí五世纪时,西ōuYǐ有一些实施“君主集权制”的“民族国家”出现;十Lù世纪时,这些王朝间的“均势”,被通过联姻而迅速崛起的西班牙王室所破Huài。西班牙王Shì斐迪南(Fernando II de Aragón el Católico,1452─1516年)和伊莎贝拉(Isabel I la Católica,1451─1504年)夫妇将他们的女儿胡安娜(Juana I de Castilla,一1479─1555年)Jià给神圣Luó马帝国君主——哈布斯堡Jiā族(Habsburg)的腓力一世(Felipe I el Hermoso,1478─1506年)胡安娜和腓力的儿子查理Jì承了西班牙联合王国、西班牙在美洲和意大利(萨丁尼亚Sardìnnia、西西里Sicilia、那不勒斯Napoli)的殖民地以及哈布斯堡王室在中欧的世袭Lǐng地(奥地利Austria、施Dì里亚Herzogtum Steiermark、卡林Xī亚K?rnten、Qiǎ尼奥拉Carniola等四个公国和蒂罗尔州Tirol)。另Wài,查理的Zǔ母(勃艮地的玛LìMarie de Bourgougne)还传给他勃根地(弗朗什孔泰Franche-Comté、卢森堡Luxemburg和富裕的Ní德兰Netherlands)。查理不顾分别来自法、Yīng两国君王法兰西斯一世和亨利八世的反对,于1519Nián当选为神圣罗马帝国Jūn主。因而,查理五世在十JiǔSuìDàng上统治者时,领地比从九世纪查理曼帝国建立以来任Hè一位君主所拥有的版图还要大,查Lǐ成为当时欧洲的头号权势人物,掌控整个ōu洲和新世界。查理五世的王朝势力除了介入宗教事务之外,也带动“重商主义”与经济竞争的潮流,深深地影响了十六世纪欧洲历史的进展。整个欧洲Tān婪地注视着源源不断Dì流入伊比利半岛的香料和金银。法国、荷兰和英国在竞争心态下也都渴望打破西、葡两国对东方贸易的垄断,直接与商机日渐茁壮成长的西属美洲殖民地(中南美)往来,企图迎头赶上,建立他们自己的殖民版图。

  注4:由于远处物象与眼睛之间隔着层层Kòng气或云雾,越是遥远颜色越淡,因此画家常将远处景Wù描绘成彷佛笼罩在雾中朦胧DeGǎn觉,甚至偏蓝(达芬奇认为空气是蓝色的),以达到空间推远的效果。

  ——转载自《艺谈ARTIUM》https://artium.co/zh-hant/node/53

  (点Yuè【艺谈】系列文章)

  责任编辑:李梅@#